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天雪地的足迹

生如夏花般绚烂,死如秋叶般静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种桃,种李,种春风, 养花,养草,养心情。 本人原创作品,严禁随便拿走,请朋友自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我很重要”?"我很重要!!!"(原创)  

2008-09-18 17:37:23|  分类: 随想絮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我很重要”?我很重要!!!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 

我很重要 ?我很重要!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读毕淑敏的散文,读它的澄净无垢,不沾尘埃;读它的淳朴自然,清新流畅;读它在浮朝华世中淡淡地百转千回,在轻轻的言语中,感悟生命的真谛,启迪万千读者于平凡的事理。喜欢毕淑敏的散文,是因为她的文字没有浮夸的辞藻,没有华丽的铺陈,也没有浓墨重彩的渲染。有的只是她敬畏生命的过程,只是平淡中触及生命的悸动,只是对生命淋漓尽致的诠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闲来无事,在毕淑敏文集里随意浏览,当再次读到她的《我很重要》一文时,居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升腾于心海之中,一种幼儿受了委屈见到家长之后的冲动。于是再次一口气读完,并反复咀嚼,仔细琢磨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因为心境不同,或许由于处境的差异,读后,心潮起伏,思绪万千,完全没有了之前阅读其它文章时的平静,更没有了把玩精美语句和经典词汇的闲情逸致,有的只是被感染后的反思。

        她说:“对于我们的父母,我们永远是不可重复的孤本。无论他们有多少儿女,我们都是独特的一个。  假如我不存在了,他们就空留一份慈爱,在风中蛛丝般无法附丽地飘荡。”

读到此处,已经许久不知泪为何物的我,居然泪如泉涌,泣不成声。白发苍苍的老娘仿如风中芦苇,摇曳中孤独无助任由雨打霜欺。

       这句话,闪电般划破了我沉寂的天际,惊雷般敲醒了我沉睡的大地。从小到大,我只知道自己像小草一样微不足道,却没有想过,小草也会为春天增添绿色。

     她说,“我们是男女爱情的结晶,是父母的“孤本”,是亲情不可失去的承载,是万物之灵,是文化之火的传承……….面对这一切时,还有谁能够说自己不重要?”

是呀,不论我们的父母有多少个子女,而我却是他们的唯一,是无法复制和替代的唯一呀。 “假如我生了病,他们的心就会皱缩成石块,无数次向上苍祈祷我的康复,甚至愿灾痛以十倍的烈度降临于他们自身,以换取我的平安。”,“ 假如我们先他们而去,他们的白发会从日出垂到日暮,他们的泪水会使太平洋为之涨潮。”这么浅显的道理,我怎么就从来不曾想过?  面对无法承载的亲情,我真的不敢说我不重要。

“我很重要”?

“我很重要”!

“我很重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附   : 《我很重要》( 毕淑敏) 原文

     

     当我说出“我很重要”这句话的时候,颈项后面掠过一阵战栗。我知道这是把自己的额头裸露在弓箭之下了,心灵极容易被别人的批判洞伤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许多年来,没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下表示自己“很重要”。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-----“我不重要”。

     作为一名普通士兵,与辉煌的胜利相比,我不重要。

     作为一个单薄的个体,与浑厚的集体相比,我不重要。

     作为一位奉献型的女性,与整个家庭相比,我不重要。

     作为随处可见的人的一分子,与宝贵的物质相比,我们不重要。

     我们------简明扼要地说,就是每一个单独的“我”------到底重要还是不重要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我是由无数星辰日月草木山川的精华汇聚而成的。只要计算一下我们一生吃进去多少谷物,饮下了多少清水,才凝聚成这具美好的躯体,我们一定会为那数字的庞大而惊讶。平日里,我们尚要珍惜一粒米、一叶菜,难道可以对亿万粒菽粟亿万滴甘露濡养的万物之灵,掉以丝毫的轻心吗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当我在博物馆里看到北京猿人窄小的额和前凸的吻时,我为人类原始时期的粗糙而黯然。他们精心打制出的石器,用今天的目光看来不过是极简单的玩具。如今很幼小的孩童,就能熟练地操纵语言,我们才意识到人类已经在进化之路上前进了多远。我们的头颅就是一部历史,无数祖先进步的痕迹储存于脑海深处。我们是一株亿万年苍老树干上最新萌发的绿叶,不单属于自身,更属于土地。人类的精神之火,是连绵不断的链条,作为精致的一环,我们否认了自身的重要,就是推卸了一种神圣的承诺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回溯我们诞生的过程,两组先命基因的嵌合,更是充满了人所不能把握的偶然性。我们每一个个体,都是机遇的产物。

     常常遥想,如果是另一个男人和另一个女人,就绝不会有今天的我……

     即使是这一个男人和这一个女人,如果换了一个时辰相爱,也不会有此刻的我……

     即使是这一个男人和这一个女人在这一个时辰,由于一片小小落叶或是清脆鸟啼的打搅,依然可能不会有如此的我……

     

     一种令人怅然以至走入恐惧的想像,像雾蔼一般不可避免地缓缓升起,模糊了我们的来路和去处,令人不得不断然打住思绪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我们的生命,端坐于概率垒就的金字塔的顶端。面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我们还有权利和资格说我不重要吗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对于我们的父母,我们永远是不可重复的孤本。无论他们有多少儿女,我们都是独特的一个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假如我不存在了,他们就空留一份慈爱,在风中蛛丝般无法附丽地飘荡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假如我生了病,他们的心就会皱缩成石块,无数次向上苍祈祷我的康复,甚至愿灾痛以十倍的烈度降临于他们自身,以换取我的平安。

     我的每一滴成功,都如同经过放大镜,进入他们的瞳孔,摄人他们的心底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假如我们先他们而去,他们的白发会从日出垂到日暮,他们的泪水会便太平洋为之涨潮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面对这无法承载的亲情,我们还敢说我不重要吗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我们的记忆,同自己的伴侣紧密地缠绕在一处,像两种混淆于一碟的颜色,已无法分开。你原先是黄,我原先是蓝,我们共同的颜色是绿,绿得生机勃勃,绿得苍翠欲滴。失去了妻子的男人,胸口就缺少了生死做关的肋骨,心房裸露着,随着每一阵轻风滴血。失去了丈夫的女人,就是齐斩斩折断的琴弦,每一根都在雨夜长久地自鸣……

     面对相濡以沫的同道,我们忍心说我不重要吗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俯对我们的孩童,我们是至高至尊的唯一。我们是他们最初的宇宙,我们是深不时测的海洋。假如我们隐去,孩子就永失淳厚无双的血缘之爱,天倾西北,地陷东南,万劫不复。盘子破裂可以粘起,童年碎了,永不复原。伤口流血了,没有母亲的手为他包扎。面临抉择,没有父亲的智慧为他谋略……面对后代,我们有胆量说我不重要吗?

     与朋友相处,多年的相知,使我们仅凭一个微蹙的眉尖、一次睫毛的抖动,就可以明了对方的心情,假如我不在了,就像计算机丢失了一份不曾复制的文件,他的记忆库里留下不可填补的黑洞。夜深人静时,手指在揿了几个电话键码后,骤然停住,那一串数字再也用不着默诵了。逢年过节时,她写下一沓沓的贺卡。轮到我的地址时,她闭上眼睛……许久之后,她将一张没有地址只有姓名的贺卡填好,在无人的风口将它焚化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相交多年的密友,就如同沙漠中的古陶,摔碎一件就少一件,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样的成品。面对这般友情,我们还好意思说我不重要吗?

     我很重要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我对于我的工作我的事业,是不可或缺的主宰。我的独出心裁的创意,像鸽群一般在天空翱翔,只有我才捉得住它们的羽毛。我的设想像珍珠一般散落在海滩上,等待着我把它用金线串起。我的意志向前延伸,直到地平线消失的远方……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没有人能替代我,就像我不能替代别人。我很重要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我对自己小声说。我还不习惯嘹亮地宣布这一主张,我们在不重要中生活得太久了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我很重要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我重复了一遍。声音放大了一点。我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这种呼唤中猛烈地跳动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我很重要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我终于大声地对世界这样宣布。片刻之后,我听到山岳和江海传来回声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是的,我很重要。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勇气这样说。我们的地位可能很卑微,我们的身份可能很渺小,但这丝毫不意味着我们不重要。

     重要并不是伟大的同义词,它是心灵对生命的允诺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对于一株新生的树苗,每一片叶子都很重要,对于一个孕育中的胚胎,每一段染色体碎片都很重要。甚至驰骋寰宇的航天飞机,也可以因为一个油封橡皮圈的疏漏而凌空爆炸,你能说它不重要吗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人们常常从成就事业的角度,断定我们是否重要。但我要说,只要我们在时刻努力着,为光明在奋斗着,我们就是无比重要地生活着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让我们昂起头,对着我们这颗美丽的星球上无数的生灵,响亮地宣布----------

     

     我很重要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4)| 评论(4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