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天雪地的足迹

生如夏花般绚烂,死如秋叶般静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种桃,种李,种春风, 养花,养草,养心情。 本人原创作品,严禁随便拿走,请朋友自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梦与海(原创)  

2010-01-01 00:02:45|  分类: 解读自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梦 与 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文/冰芯雪蕊

 

        多数人认为梦想是年轻人的专利,只有年轻人才爱做梦。我却一直以为,梦与年龄无关。我觉得爱做梦的人即使到了耄耋之年也会一如既往,比如我,虽然人到中年,却总如少女般爱做梦。

       之所以想起写梦,是因为我最近总是做着同样内容的梦,梦里的我经常是在海边嬉戏。醒来后曾多次自问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梦?为什么反复梦见同样的内容?难道是自己的心在渴望什么?还是梦境在悄悄地兆示着什么?我不得而知!

       大海,对我来说是个非常熟悉而又很陌生的概念。我生在山西长在山西,从小到大与江河大海根本无缘相见,但却嫁了一个叫“海”的丈夫,说来也许是天意吧。

        记得第一次知道大海是四岁时从父亲的照片上看到的。现在还清楚的记得,那时父亲从南方的某个城市出差回来,带回不少我从来没有吃过也没有见过的食品,但我那时似乎只对父亲的照片感兴趣,因为那些照片上有大海,有轮船,有很多我所没有见过的风景。为了满足我那小小的好奇心,父亲把他们在南方的沿途所见讲得特别详细,似乎从那时起我幼小的心灵里就有了“看海”的愿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家乡有一条叫做“洪安涧河”的河床不甚宽,水也不怎么深的河。记忆中,在我的童年时代那条河每年夏天都会发洪水,也记得曾经在一个暑假跟着哥哥去看过一次洪水。印象中,那浑浊的洪水真的如猛兽一般,肆无忌惮地毁坏着河岸的树木田园和建筑。也许是从那时起,内心深处对水产生了一种恐惧感,以至于到后来连小河小溪我都不怎么敢接近。儿时的记忆里,跟小伙伴去小河边玩的时候,我从来都是在岸边采花摘草,基本不敢接近水。似乎生命中从来没有过在水里的经历。或许是由于身体或者心理的原因,对水,我总是抱着及向往又惧怕的态度,究竟怕什么,自己也说不清。即使在浴盆洗澡,也从来不敢让水面没过身体,那种忐忑,那种惊惧,那种与生俱来的躲避,至今我也说不清真正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,忘记了是从何时开始,我自内心深处有了一种渴望,一种走进大海,置身大海之中的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 更为奇怪的是,近些时日我多次做梦,梦中我总是在海边,总是被人携着手在海边追逐戏闹。那波涛,那浪花,那沙滩,那携着我的大手,反反复复出现在梦境里,使我不得不重新认识大海,重新认识自己,重新梳理自己纷乱的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在第一次梦里有了大海的波涛之后,我曾问老公“距离我们住所最近的大海在哪里?”老公一脸的奸笑,说:“在我们家里”。他说:“你嫁给了我就将终生与大海生活在一起”,呵呵,想想这话也有道理。只是,浪花仍然袭击我的心灵领地,波涛也仍然在我的梦境中朝退夕涌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,梦只是梦,醒来一切便不复存在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梦与海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9)| 评论(6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