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天雪地的足迹

生如夏花般绚烂,死如秋叶般静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种桃,种李,种春风, 养花,养草,养心情。 本人原创作品,严禁随便拿走,请朋友自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过年随想(原创)  

2009-02-06 19:29:36|  分类: 家庭内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过年随想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

 

过年随想

        文/冰芯雪蕊

过年随想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

  今年的春节过得平平淡淡,总觉得跟往常的日子没什么区别。  意识中似乎没什么期盼,也没什么留恋, 就连写作的欲望也销声匿迹,更不用说有什么值得庆贺的喜事和值得称道的趣事。然而,时值传统佳节,不写点什么,又觉得生活过得索然无味,心中有点像小学生没有完成作业的忐忑和不安。思来想去,不如将这些天脑海中关于过年的那团乱麻暂且闲置在这里,也免得它们搅扰得我食不甘味、夜不成眠。


过年随想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


  当厚厚的日历一张张被撕得所剩无几,当孩子们板着手指头用“天”来计算跟“年”的距离时,我猜想,他们童稚的内心深处最盼望的大概就是放假。在他们归心似箭的兴奋背后,其实最最要庆贺的一定是可以在短时间内不用再三更起五更眠了,不必再光顾那些永远也背不完的英语单词、做不完的数学习题了;家长们盼望的的自然是在外求学或奔波的儿女们终于可以回巢了,终于能够全家团圆了。可是,儿女们一个个地回家了,当重逢的喜悦稍稍平息之后,儿女们带给家长的是什么?父母的心里那些热乎乎的感觉又能够停留多久?


过年随想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       

       

   过年了,家家户户的冰箱里塞得满满当当,家里家外也收拾得一尘不染,大人小孩的衣物早已经买得称心如意,给长辈亲友的礼物也在精挑细选后各就各位了。

  大红灯笼挂起来了,新春联贴起来了,门上的大红"福"字也"倒"过来了。辞旧迎新的钟声敲响的了,可我,却没有以往的兴奋和激动。甚至看着儿子将长长的鞭炮点燃,看着异彩纷呈的礼花在空中绚丽得有些耀眼的时候,也没有丝毫法子心底地欣喜。

过年第一天,全家人吃过饺子,给公公婆婆拜过年、送过礼物之后,我被女儿强拉着来到大街上,令我有些奇怪的是,往日热闹繁华的城市中心竟然也冷冷清清,除了几个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小商贩在那里摆弄玩具之外,能够彰显节日气氛的大概就是商铺门上的对联和灯笼了。我心里暗暗嘀咕:热闹哪里去了?年味哪里去了?

于是我又不能不想:为什么会没有了热闹的气氛?为什么会缺少了年味?又于是珍藏于我心底的童年时期过年的情景和甜蜜霎时涌现,并迅速将几近麻木的我包围。

过年随想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记得小时候,每年总盼望着大哥过生日,因为大哥的生日在农历十月,过了大哥的生日就该盼望过年了。于是乎,我小小的记忆里,其他人的生日可以不记得,但大哥的生日是绝不会忘记的.

  一个冬天的盼望并不遥远。在翩翩的雪花飞舞中,在妈妈飞针走线的穿梭里,在拿到奖状的喜悦后,"年"像一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美丽女郎,身着大红的喜袍,被噼噼啪啪的爆竹迎接到了人间。

  除夕夜,爸爸总有许多许多的惊喜让我们欢呼雀跃,也总有讲不完的故事和笑话让家里充满浓浓的爱的气息;妈妈也总有令我们兄妹馋涎欲滴的美味佳肴。最最热闹最最高兴的时刻,是在睡觉前,妈妈亲自打开衣柜,将早已准备好的全套装备给我们拿出来,从里到外、从上到下,连袜子鞋子都要一一分配妥当并看着我们各自放在枕边,才放心地去忙她的家务。

 有时才刚刚入睡,朦胧中就听见有稀稀疏疏的鞭炮声响起(那时,人们是在大年初一的凌晨响炮竹的,好像是说这炮竹的声音是在请天上的神仙下凡),于是,急匆匆起床,情切切穿衣,吃罢饺子便急不可耐地到邻居和同伴家拜年。说是拜年,其实,除了炫耀自己的新衣服就是渴望吃到平时难以见到的零食,得到长辈们给的压岁钱。到晚上,当我的压岁钱比哥哥的多出几辈时,总不免要骄傲地趾高气扬几分. 

过年随想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   

  说到过年,就不能不说拜年,而说到拜年就必然会想起印象中最有趣也是难忘记的"兄妹拜年"。

 

  从小到大,每逢在老家过年,总要在正月初二去舅舅家拜年.舅舅家住的是老式窑洞,中间是客厅,东西两边是卧房。姥爷姥姥的灵位是摆放在客厅当中的八仙桌上的(从有了记忆见到的就只有姥爷姥姥的灵位)。每年去舅舅家之前,妈妈总是千叮咛万嘱咐,说一定要在姥爷姥姥的灵位前磕头,也一定要给舅舅舅妈拜年。得到舅舅和舅妈的压岁钱自然是我们盼望的,但要真正跪下磕头却不免从心里不太情愿。于是,自小就足智多谋的哥哥便想出了唱"空城计"的主意。

   我们事先找准舅舅舅妈在里屋正忙着做饭分不开身的时机,由我在客厅通往里屋的门洞放哨,哥哥则高声叫着"舅舅舅妈,我们给姥爷姥姥磕头了,给您们拜年了!"说完还要装模作样的在膝盖处拍打几下,其实即使真的跪下磕头,裤子上也断不至于沾了土,因为舅妈一大早就在桌子前方铺了席子或蒲团之类的东西。舅妈那边因为正忙着煮饺子或是炒菜,就只能嘴里客气着说:"知道了,快起来吧,吃饭了!"就这样舅妈事先早准备好的崭新的压岁钱就这样到了我们的口袋里,而舅舅则肯定还不忘夸奖几声"乖孩子"。回家的路上,我自然会被哥哥边教训边吓唬几句"回家后不准跟妈妈说,要不明年就不要你跟着了"。

  现在回想起来,我和哥哥的"欺骗"行为固然不对,但那种过年走亲戚的兴致,那种得到压岁钱后的兴奋,那种兄妹之间的默契,却是许多年来挥之不去的对年的浓浓情意.

    

过年随想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      

 

   穿新衣,吃年饭,走亲戚,得压岁钱,在那时没有哪一个不是盼望已久的,没有哪一样不是充满了诱惑的。可是,现在呢?不论大人小孩,谁的衣柜里不是满的往外溢?谁家平时吃的不比以前过年吃的好百倍?除了看望最亲近的长辈,谁还有时间有兴趣走亲戚拜年?压岁钱就更不用说了,哪个孩子现在的财富不比他家长的多?哪个孩子不是在钱堆里长大的?

过年随想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 

  在迎来送往中,在短信息的接收和发送中,"年"快接近尾声了。当铺天盖地的汤圆列队走过家家户户的灶间,滚过每一个老人的笑颜时,上课的铃声也该响起了。那种三更起五更眠的日子虽然辛苦,却可以免除许多失眠和心烦带给我的不快。

过年随想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 

  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日子在眉头走过,光阴在心底留下!

过去的是日子,过不去的是心结!

逝去的是岁月,留下的是什么?

此时,不知何故,却想起那副本不该想起的对联:

年难过,年难过,年年难过,年年过;

事无成,事无成,事事无成,事事成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09、2、5

 

 

过年随想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   

 过年随想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

 

 

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9)| 评论(4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