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冰天雪地的足迹

生如夏花般绚烂,死如秋叶般静美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种桃,种李,种春风, 养花,养草,养心情。 本人原创作品,严禁随便拿走,请朋友自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 门外人”之品(二)(原创)  

2009-09-29 17:19:42|  分类: 浅尝辄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  “  门外人”之品(二)(原创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品宋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冰心雪蕊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以前曾听人说,中国人的每一种心志和情感,都被唐诗宋词所吟咏过了。起初有些怀疑,觉得此话无论如何都有些夸张。但在近日认真阅读了《宋词三百首》之后,觉得此言倒也并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当我随手翻开宋词,那些语句离弦之箭一般,直射我心灵中最柔软,最脆弱,最敏感的地方,它所激起的心海的浪花足以使我如梦如幻、如醉如痴。

       易安女士曾言:“词别是一家”。是的,当我品味着那些或婉约或豪放的情感之时,原本沉甸甸的心情即刻就变得宁静、细腻、愉悦、高远,它在陶冶我心情的同时,也照见了我情感起伏的昨天。

        我对宋词平仄之间的规则不大通,大太懂,早年甚至因惧怕、厌恶宋词里那些繁琐的清规戒律而犹恐避之不及。约略知道一些也是被父亲逼着背诵过一些名篇,其实真正知道宋词,真正对宋词的语言感兴趣还是在学校的课本上,准确地说是在上了师范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 记忆中第一次接触的宋词是岳飞的《满江红》。也许是幼年的我不知道珍惜时间吧,只清楚地记得父亲用毛笔将“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”写成楷书条幅工工整整地挂于我的床头,以激励我奋发。或许是这句话在我的心里扎根太深,以至于后来我曾多次拿这首词作为朗诵比赛的语言标本。大学时期,作为一个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攻读者,说是喜欢宋词,其实内心深处仅仅只是喜欢宋词的语言艺术,对那些调有定格,句有定数,字有定声  ”的规矩从不愿下功夫去探讨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,现在人到中年,却又奇迹般的开始学习韵律,开始研究那些平平仄仄的条款。不知道究竟是随着年龄和心态的改变,爱好有所改变呢,还是受了博友的启发,那种不甘示弱的斗志又重新萌芽。当我如饥似渴地阅读着那一首首或豪放或婉约的力作时,心就好象被带进了另一个奇异的天地。那些让人砰然心动的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,有时候是钢珠,有时候是珍珠,有时候是露珠,还有的时候是泪珠,它们叮叮咚咚、点点滴滴,直教人心荡神摇。那些抑扬婉转的情思韵致,那些豪迈凄美的爱国热血,常在不知不觉中与我的脉搏同节奏,跟我的心跳共起伏。无论是含蓄的美、纤柔的美、多情的美,还是热烈的美、豪放的美、悲壮的美,在这穿越时空、亘古不变的热情和执着中得到了更完美的诠释。一首首行如流水的宝典,一曲曲平仄起伏的音律,吟之诵之,让我如痴如醉,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    读宋词,我读出了中华民族的铮铮铁骨;读宋词,我感受了中华民族凄婉的历史;读宋词,我看到了中国的脊梁;读宋词,我听到了民族的呐喊。他们 “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”,他们“弓两石,剑三尺,定襄汉,开虢洛,洗洞庭”,他们“心在天山,身在沧州”,他们“万卷诗书事业,尝试与君谋”。这哪里是词,分明是一声声震破苍穹的呐喊,一句句誓死报国的誓言!

         相对于凛然正气的豪放,百折不回的气概,我更喜欢宋词中另一处祥和的美景。那里,天是“碧云天”,地是“黄叶地”,“水是眼波横,山是眉峰聚”;那里有长袖舞姬“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底风”;有守望的佳人“妆楼颙望,误几回,天际识归舟”;有多情诗人“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;就连那写给朋友的信笺也因“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”,使得“红笺为无色”……。此时,我的思想是放松的,心情是平静的,它们的艳而不妖,华而不俗,情深而不造作,意重而不赘人,让我深深陶醉而无法自拔。它虽无“渡江天马南来”的威武,却有“疑是湖中别有天”的诗情;虽无“淡笑洗尽古今愁”的豪迈,却有“杨柳岸晓风残月”的画意。

        欣赏婉约派,我尤其敬仰让我痴迷让我心碎的易安女士。她作品中独特的凄凉之美,常常使我泪水涟涟、泣不成声。那“人比黄花瘦”的痴心,“却上心头”的深情,那“寻寻觅觅”的愁苦,“独上兰舟”的倩影,字字句句皆是泣血而成,读之怎不叫人心酸!怎不叫人肝肠寸断!也许,这正是我喜欢宋词在铿锵韵律之外的那几分悠扬的婉转吧。

  宋词之美,美在意境,美在词人的满腔爱国热血,美在词人的脉脉儿女情长。千年风霜纵是无情,但词人的感情在千年后却依旧生动,使酷暑中挥汗读词的我幸运地有了一种实实在在的寄托,并拥有与词人之间只可意会的亲切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些仅仅只是愚笨的我初读时肤浅的直觉,渴望通过不懈的努力,能够品味到宋词绝妙的意境,获得些许珍贵的灵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09、9、29

 

           “  门外人”之品(二)(原创) - 冰芯雪蕊 - 冰天雪地的足迹

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4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